三星期前,我家市場後面又新開了一家雞肉飯店.

老闆是前面賣油飯那對和善夫妻之一.店面裝點得跟油飯店的炯然不同:左牆上的八駿圖被蓑衣,扁擔,鋤頭所代替,而右牆呢則盡掛一些老舊照片,都是同一個人,這個英俊蕭灑的男人看上去大概五十歲上下。我感到很納悶,現在新店都一家比一家裝飾得更亮麗耀眼,可這家店為何如此造型-是懷舊?復古?還是......這家老闆做油飯生意已十幾年了,七年前我剛來台灣時吃過那油飯,含在嘴裡感覺 QQ的,油而不膩,我覺得特好吃。加上價格比別的店便宜,使得每天來吃的人絡繹不絕.老闆娘也總是笑容可拘地為客人服務.這爽口的油飯生意為何不做要改賣雞肉飯呢?以上的種種都讓我百思不得其解.出於好奇,這個週末我帶著一連串的疑問來到此店,也成了其眾多客人之一.我雙手接過老闆娘手中的雞肉飯後便細嚼慢嚥起來,哦,味道真的還不錯呢?一點也不壓於那早已被大家認可的油飯,我感覺是我在台灣吃過的最好的雞肉飯.當時我還在想:是不是我對飲食的品味跟不上大眾,可不大一會聽到其他客人也都和我一樣讚不絕口......付過錢我便端坐在牆的一角,一邊喝水一邊上下下打量著這位忙祿的老闆娘:她個子不高,瘦巴巴的,一張蠟黃的瓜子臉上鑲嵌著一雙深邃明亮的大眼睛.看上去彷彿有些憂鬱和哀傷,但眉宇間卻透露出她的精明能幹.我不感直接問她什麼,只好旁敲側擊地引出她的話,當她得知我是她的四川老鄉後,便不設任何防線滔滔不絕地給我講訴了她的故事—十五年前她就嫁來台灣,當時她剛二十五歲,老公是比她大九歲的台商的兒子.因老公不習慣住大陸,便回台開了一家油飯店,當時她的婆婆是雞肉飯行家,生意也相當不錯,母親去逝後自然就由做獨子的他的老公承接了下來.夫唱妻隨恩愛有加,又上有一個七歲的天真爛漫的兒子,小日子算是過得很甜蜜的,他們除了夠花以外把剩餘的三分之二都捐給了弱勢團體.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患,這樣的好人也沒有能擺脫扼運.就在年前,老公在出外幫助朋友回來的路上被迎面衝過來的貨車給攆得面目全非,她得知老公過逝的消息後頓時感到五雷轟頂.悲痛欲絕,覺得好像天快要塔了,她說什麼也不敢相信這個殘酷而又無賴的實事......可念在年幼的兒子份上,只好強化悲痛為力量重操起夫君舊業,這個店的所有一切都是為了對老公的感念,牆上掛的那些照片也都是她的那位慈善家老公生前的最愛,我還從她口中得知:原來那家油飯店連生意技巧早在她的老公走前就毫無條件地贈送給了一位帶五個孩子的單親低收入戶媽媽以便養家餬口,她很有自信地說:以後有能力我還會像從前那樣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聽完這位大姐的話,我開始對她肅然起敬,馬上起立緊緊地握著她的雙手然後深深地向她鞠了一躬,並在心裡衷心地祝願她能快點走出陰影,找回她應有的幸福快樂/從那以後,我便成了她的常客.而且每當我經過她的店都要特意去給她打個招呼以示禮貌和友好還有讓人感到不可言狀的家鄉人的那種慰藉.我焉然發現她比過去高了好些;漸漸地,我還感覺到她越來越受看,漂亮,從外表到心裡直靈魂深處......

原文出處:朵朵的隨想空間-如要留言請到原網站(簡體網站)

幾米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