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末下午,我好不容易才擠出點時間,去台中鄉下,探望已病危的朋友.

那天,天氣異常燥熱,還特別感到悶.好像一切都顯得疲憊不堪,載滿乘客的公共汽車在蜿蜒的山路上,似乎更顯得沉重而疲憊.

車內的人很擁擠.座位早已被站滿了,而且有座的大多數都是老年人,走道中間也站滿了人,我就是那站著的其中之一.

本來很熱的天氣再加上人群擁擠,使我一個勁的不停地用手絹擦額頭上的汗珠.我的旁邊站著一位老阿娘,兩手扶著椅背,布衫的後面已浸濕了一大半.

她旁邊的座位上卻坐著一個大模大樣,十五六歲的小夥子,他一直盯著窗外,車內的擁擠和嘈雜似乎與他毫無相干.

"這一老一小的位置要是能對換一下該多好啊."我心裡突然起了一個衝動,我本想請那小夥讓出座,可轉念一想,我

一個人出門在外,還是少管點閒事,少惹麻煩的好.

汽車還在慢慢地爬行,突然,司機猛地來了個大轉彎,車裡的人都向左傾斜了,旁邊的那位老太太一下子靠在了那個小火子身上.

待汽車平穩後,老太太扶著椅背艱難地移動著她那雍腫的身體企圖想要直起腰來.

也許是過於疲憊或者剛剛才歪倒幅度太大的緣故,她似乎顯得力不從心,蒼老的臉上露出極為難受的神色,再加上人群擁擠,幾次都沒能直起來,索性就那樣拘僂著腰,踹著粗氣.

旁邊的那個一直盯著窗外的小夥扭過頭來,見狀後並不怎麼驚奇,只是輕輕推了她一把,使她站直身子,一切便又恢復如初.

汽車繼續在公路上顛簸著,老阿娘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熱汗順著額頭上那一道道深深的皺紋往下淌,緊鎖著眉頭,左手捂捉胸口.看來,她可能是有點暈車了.

我立即擠過去扶著她.那小夥子又一次扭過頭來,瞅了她幾眼."他或許會讓老人座吧"我心裡想著,因為老太太的樣子實在是可憐.

然而我失望了.小夥收回目光,依然穩坐著."太不像話,年輕力壯的小子座著,卻讓這樣一位虛弱的老人站著,還講不講一點兒社會公德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終於伸出手來碰了碰那小夥的肩膀:哎,這位弟弟,你看是不是可讓出你的座給這位老奶奶呢?".

"你拉他做什麼",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老奶奶用剛捂胸口的手把我的手從小夥子肩上拉開了,並衝著我大聲嚷著"我的孫子用不著別人來管" .

"什......什麼,您......您的孫子?......"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結結巴巴地問道."是啊,是我的孫子" 哦!這個孩子原來是她的孫子.難怪啊!

我看了看老太太,又看看那孫子,一臉的疑惑.

車內的人望著我,有的苦笑,有的冷眼旁觀,還有的無奈地搖搖頭.雖然從他們那複雜的表情上,看得出他們跟我是一國的.但此刻的我還是感到難堪極了!

我並不生老奶奶的氣,只是不解:這位可憐的老人家呀!她知不知道這樣做會把孩子寵壞.她的孫子將來會變成什麼款?可想而知吧!車上他的舉動不已描出端倪了嗎?如此下去,我真得要為他將來的人品捏一把汗哪!

原文出處:朵朵的隨想空間-如要留言請到原網站(簡體網站)

返回首頁

創作者介紹

幾米力的休閒娛樂站 ( Geminichen's Blog )

幾米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