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今天我整理衣櫃,看見那件藍底白花的連衣裙又勾起了我對當年在火車上的回憶.

那是我在河南進修數學的最後一個署假 , 院方 接到用人單位的通知要我去四川雅安一所中學實習.惱人的雨連續下了好幾天,看樣子還不打算停,為了有良好的第一印象-首先不遲到,我便簡單地準備了一下, 匆匆買了一張普快座就連夜出發了.可火車剛過山西的寶雞,就接到消息說前面的鐵路塔方了,大家只好服從上面的指示改道從安康-重慶-成都這條線路而行,那時多數的家庭還沒有解決溫飽問題,我家裡弟兄姐妹多,當然就更逃脫不了拮拘,我又是學生,竭盡了全力最多也只能帶夠路上的基本消費而已,被這樣無可奈何的繞來饒去折騰了好幾天,原本備用的錢早就花沒了.等火車第四天的清晨進入四川達縣時,我已挨了一整天餓了,肚子早就嘰裡呱啦鬧起來了.加上又沒把握車多久才能到達目的地,很但心還會不會再遇到什麼狀況,一路上心裡忐忑不安.每到吃飯時就眼巴巴地望著車相裡吃得津津有味的人,饞得拚命吞口水,再說又是酷暑天即餓又悶熱乘坐的又是普快--就是在當時是最便易而沒有空調的車.,還好我有座位,車相裡陸續有十幾個人因此崩潰了一一時造成了精神錯亂,那時我感覺到我也快熬不下去了,但強列的自尊心告戒我:要忍耐/我只好咬咬牙,忍疼割愛把我那件心愛的藍底白花的連衣裙拿出來給臨座老阿伯換錢買飯吃.其實好心的阿伯已見我餓極了還分飯給我吃,但是我不敢接,因為我記住爸爸每次在送我離家時都忘不了叮囑我的:不要隨便接陌生人的東西來吃,以防有詐.阿白似乎明白了我的謹慎,把身上緊有的二十塊錢全都給了我,其實我的那件沒穿過的連衣裙只值五塊錢,我說什麼也不收他那麼多,只要求收他五元成本就行,阿白似乎生氣了,板著臉低沉地給我說:"女孩子家出門身上要多帶點錢,我馬上就要下車了,可你還要趕那麼遠的路,不要再犟了,拿著吧,就當是伯伯給你的好了."要知道,二十塊錢在當時的內陸是我們家八口人快一個月的生活費呀/並且在下車時他又硬把那件裙子給了我,說是相當於他送給我做個紀念的好了.說實話,要不是到萬不得已的地步,我說什麼也不會打起那件連衣裙的主意來的,我拗不過那位阿伯的盛情,只好感恩戴謝地將就接受了......

五年後,我的手頭稍寬裕些,我按那位老伯給我的一丁點線索,<因當時我問阿伯的情況,他只是簡單的告訴我他住雙流借田區,其它的他不願多說,我也知趣地不好多問.>,花了好長的時間才找到了那位那阿伯家.我想這樣唐突去給阿伯錢,他是不會接受的,因此絞盡腦汁的才想出了點子-花了我一個月的薪水給老伯買了上等燕窩,還有一套他最愛的唐裝帶去.怕阿伯把我忘了,還特別把那件花裙子也一同帶了去,想借此在關建時提起 他的回億,可老阿伯在前年患了腦中風,說是除了身邊常見的幾個人以外,其餘的基本上都不認得了,哪還有可能會記得當年在火車上萍水相逢的我-這個小丫頭啊.現在的他只是本能的坐在輪椅上傻痴痴地望著來來往往的行人.我向阿伯孫女說明了來由,接過有阿伯坐的輪椅,好一陣的心酸.出乎我的意料,當我把這件衣裙拿出來問他還記不記得我時,只見阿伯眼睛一亮,緊緊抓著我的手不放,嘴裡喃喃地嘟噥,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我知到:阿伯是真的想起了我,而且還在跟我講只有他才懂的話,我明白了:阿伯是從我講究的衣著上判斷出當年的那個小丫頭現在的日子過得還算不錯而感到欣慰呢,看到這個場景,我難過的心情感到好受多了.但從此我心裡又多了一份對阿伯的牽掛。每次只要回家,都忘不了去探望那位已中風而不認得人的好心伯伯.去年我回老家,聽說阿伯已往生,並運回他老家綿陽山區土葬,我長途趴涉去悼念他,仍然帶著那件花裙子,為的是好提醒他在天國也不要忘記我是誰.所有為他送行的人中,數我最難過哭得也最傷心...... 我本是基督徒,但為了感念阿伯還是按當地習俗,買了好多紙錢來親自燒給他-我沒有別的意思,只希望像阿伯那樣的好心人在天國也不缺錢花.我相信:我的主瞭解事情的原尾後也是會原涼我的.

阿伯走了,我也放下了對他的牽掛,但這條藍底白花的裙子我一直收藏著,每當看到它就會讓我想起當年我在火車上的那段往事來......

 

原文出處:朵朵的隨想空間-如要留言請到原網站(簡體網站)

創作者介紹

幾米力的休閒娛樂站 ( Geminichen's Blog )

幾米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